您的位置:7星彩开奖日期表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武俠古典  »  霸道淫性
霸道淫性

7星彩18008期号码:霸道淫性

月黑殺人,殺得無聲無息,風高放火,火勢越燒越盛,是以古往今來,在月黑風高夜,從事見不得光的活動,向來都是事半功倍。

  此時已是夜深,天上無月無星,海上浪急風高,在遠離H市的郊外海邊,一艘走私船,正慢慢泊往岸邊。

  當船剛泊停后,小刀幚負責販賣女奴生意的滅花手,立刻指揮一群手下,把五十多名樣貌姣美,衣不蔽體的妙齡女子,押運下船,送往泊在小路邊的卡車去。

  被帶著殘忍意識的鐵鏈,串鎖成一列長排的美貌女郎,嬌軀袒露出來的雪白美乳,在行進間顫顫蕩蕩,那種凄美的性感誘惑,為這無邊黑夜,增添上香艷無比的神秘色彩。

  一整列妙齡女子,裸露出來的膩滑肌膚,在黑夜中,更顯得肉光瑩亮,更具魅惑迷人。但," 哐當!哐當!" 的鐵鏈聲,卻彷佛在告訴這些性感女郎,她們即將面對的悲慘命運。

  ======

  黑漆漆的小泥路邊,負責駕駛卡車的兩名小刀幚眾,走下車來,點了根香煙,互相聊天,等候那些漂亮女奴,送來裝車。

  前面不遠處路口,還有數名小刀幚眾,在負責監視大路上的環境,防止有人轉入這條隱蔽小泥路。

  司機A道:" 唉!近來每次出車,我都有點心驚膽顫。"司機B也嘆氣道:" 是呀!我也同樣有些害怕,自從出了個" 鬼影雙刀" ,老襲擊我們小刀幚的私貨,已經鬧得人心惶惶了。"司機A憂心忡忡道:" 那家伙神出鬼沒,而且武功奇高,事后從不留活口,我有好幾個相熟的老友,都已經受襲身亡,希望今晚不會出事吧。"司機B聳聳肩道:" 怕不了那么多啦,出來混,早就預了把半個腦袋,塞進棺材里面。"

  司機A嘆道:" 唉…!說得也是,江湖道上,不是你殺我,就是我殺你,怕就不在這條道上混了。不說這些不吉利的東西了。"靜了一會兒,司機B繼續閑聊道:" 對了,你有沒有收到召集令?過幾天,有一批很重要的古董,需要裝船偷運往E國。"司機A道:" 有??!我也收到召集令,恐怕那批古董,數量不少,而且價值非凡,所以,我們的出車費,比平常要賺多一倍。"司機B神神秘秘的道:" 我聽說,那批古董,是在我們小刀幚多年積聚的財富中,占了一半的價值,所以,非比尋?!?

  突然,他張大了口,嘴部肌肉恐懼地抽搐,愣是發不出聲音,只是睜大一對彷佛死漁般的眼睛,面上滿是恐怖神色。

  他面前的司機A,霎時間,覺得一股寒意,由心底涌上來,全身汗毛也瞬即豎直起來。

  司機A僵硬的,勉強轉過身來,眼前景象,令他的血液,剎那間凝固,同樣是張開了口,發不了聲音,只能瞪著恐懼的眼神,心里不住狂叫著: "鬼影雙刀!

  ".

  遠處彷如成了人間地獄,那幾名負責監視的小刀幚眾,身體仍直直豎在地上,一個個頭顱卻已經不見了,只有那一道道向天噴灑的恐怖血泉。

  然后,他感到頸項一陣冰寒。

  " 剛才說的古董,甚么時候?甚么地點上船?" 冷冷的聲音,與架在脖子上的刀鋒同樣冰冷。

  司機A口顫顫的,結巴著道:" 這…這個星期五晚上,凌晨二點鐘,十號走私碼頭。" 然后,脖子劇痛傳來,但他永遠也不可能講出,那究竟有多疼了。

  小史手持兩把黑鐵開山刀,刀身刀刃黑漆漆,無半點反光,但殺氣更重,戾氣更濃。

  他雙目赤紅如火,全身黑衣黑褲,濃濃的血腥氣味,彷似一頭覓人而噬的地獄兇獸。

  小史環目看了一眼,地上一具具無頭尸骸,血流仍在" 噗噗" 噴出,確定再無生人后。身形一晃,重新隱于無邊漆黑中,向滅花手的隊列,無聲無息掩殺過去。

  滅花手走在長長的隊列后面,心里正咒罵著被人干掉的" 仇家五狼" ,本來還指望救出這五名手下后,可令自己的女奴生意回復正常,同時,自己也可以不再那么操勞。

  誰料到,這邊廂,剛把人救出來,連救人所破費的成本,還未賺回來,那邊廂,五個廢柴已經被人滅了,累得自己做了筆虧本買賣,豉著滿肚子窩囊氣,把那五人的祖宗八輩子,反復問候完一遍又一遍。

  突然,前面" 嚓嚓" 聲,異響傳來,滅花手忙功聚雙目看過去,這一看,連眼珠子也凸了出來。

  一道黑色旋風,正向著他,迎面高速旋來。

  濃夜漆黑,旋風更黑,黑夜陰森,卻比不上旋風森寒,那道恐怖黑旋風,簡直是收割人命的無盡黑洞。

  旋風所過之處,小刀幚眾的人頭,紛紛在半空中翻滾飛揚,地上一具具無頭軀干,仍豎立在那里,泉涌血瀑,那情景簡直詭異恐怖。

  滅花手已是四級高手,雖驚但不會亂,大喝道:" 敵襲,布陣。"身旁十名小刀幚眾,是他的近身侍衛,皆已達到三級功力,且訓練有素,行動劃一迅速,他們善于合擊刀陣,放出飛刀的威力,可以互相疊加,發揮出超越自我的攻擊力,其疊加出來的殺傷力,已經接近五級實力。

  十名近身侍衛,立刻在滅花手身旁兩邊,排出一個半月形數組。

  滅花手再喝了聲:" 龍門刀浪!"

  喝聲剛落," 嗖!嗖! "聲不絕于耳,兩邊手下已放出一排排飛刀。

  滅花手也隨即雙手急揚,有時是兩張飛刀同放,有時是四刀齊出,甚至不時八刀并射。

  手下一排接一排的飛刀,向奪命旋風浪涌拍擊,而滅花手貫滿四級真氣的飛刀,則隱在層層刀浪中,與手下發出的功力,互補疊加,使飛刀威力,更是超越了五級殺傷力,向著迎面而來的黑旋風,傾灑過去。

  " 叮叮叮叮! "金屬互碰聲不絕于耳。小史突覺身體中刀處,劇痛傳來,心中一凜,知道今晚遇著高手。

  小史其實對小刀幚,早已偷襲過不少次。但以前遇到的,都是三級以下的小角色,更多的是一級甚或沒有級別的,故基本上都是輕松得手。

  從無數次與小刀幚的戰斗中,小史不但經驗越來越豐富,而且,更做足了應對密集刀陣的防御,他身上其實早穿上半寸厚的鋼制內甲,護住身體及雙腳。

  由于身體獲得基因改造,力量與速度,達到五級實力,故穿著那件重甲內衣褲,根本不會影響自己的行動,平常與小刀幚交手,小史主要護著頭部與及數處重要部位,其余精力全用于攻擊,反正等閑飛刀,基本上無法射穿他的護甲。

  但此刻一戰,身體劇痛,令他知道,今晚遇到的小刀幫殺手,實力殊不簡單,連半吋厚的精鋼護甲也被射穿,功力不可小藐。

  面對一浪緊接一浪的飛刀,鋪天蓋地而至。小史刀勢一變,改盤旋飛舞,變為雙刀在身前輪轉翻飛,形成兩面刀盾,向前面四五十米處,滅花手的刀陣疾沖過去。

  心中的仇恨,令小史無懼,身上的傷痛,更激發他的戰意,濃烈的血腥,使他的兇性徹底爆發。他心中只有一個字" 殺!" ,把小刀幚斬盡殺絕,以告慰父母在天之靈。

  小史身形如一道狂猛風暴,手中雙刀在身前舞得滴水不透。

  " 叮叮叮叮! "無數殺氣森寒的飛刀,被他雙刀掃落,濺出點點星火,在黑暗夜空中,更是令人膽戰心寒,彷佛星空也被黑暗風暴所淹沒。

  沖至距離刀陣約十多米,小史狂聲暴吼 "嗥…! ". 身形凌空飛躍過去,半空中,滾滾刀花,再度生出一股追魂奪魄的毀滅旋風,往小刀陣飛臨吹襲。

  滅花手大喝一聲:" 百川納海! "

  飛刀刀勢瞬即改變," 嗖!嗖!嗖! "的飛刀破風聲,緊追而上。

  每個刀手放出的飛刀,一把連ㄧ把,成一直線,連珠射出,飛刀再無眩目花巧,但功力更凝聚,攻擊力更集中,向身在半空中的小史,追風逐日般急瀉。

  霎時間,漫天飛刀,匯聚成十一道銀光白線,劃破夜空,直射半空急襲而至的追命旋風。

  " 叮叮叮叮! "銀線硬拼旋風,碰出數不盡的金屬清響,彷佛敲響了一聲聲離魂喪鐘,只是不知道在為那一方敲的喪鐘。

  銀線撞進旋風,被旋風吹得四散,但旋風也被銀線沖高。

  小史在半空中,身形一窒,立刻借那沖擊力,身體彈上半空。

  " 嗥…! "他再次發出怒號,身體頭下腳上,雙刀狂舞輪轉,夾帶著更磅礡的殺氣,俯沖怒砸地下刀陣。

  滅花手當然不會任其氣勢暴漲,喝了聲:" 上!" ,刀陣也在同一時間,發出怒吼,旋轉著急速迎上去。

  一把把貫滿真氣的連珠飛刀,匯聚成一道沖天光柱,硬碰飛舞直下的狂刀。

  " 叮叮叮叮! "金屬撞擊聲,越響越急,沖天光柱也越縮越短,但也變得越發光亮了,最后 "轟" 的一聲巨響,半空中爆出耀眼光芒,灑落滿天血雨。

  小刀幚十名護衛,身軀化作無數殘肢肉碎,向四方散射飛濺,滅花手整個人也如隕石般,翻跌直落," 呯" 的一聲,半膝跪地落下。

  小史也在硬拼后,如流星般飛跌出去," 篷" 一聲,身體重重拍在地面上。

  慘烈的戰斗,在剎那間靜止了,小史身體插滿了飛刀,成了一個血人,躺在地上,毫無動靜。滅花手半膝跪地,同樣也是一動不動。

  柔弱的妙齡女奴,全被剛才的血腥激斗嚇呆了,靜靜的站在一旁,大氣也不敢出一口。

  四周回復靜悄悄的,只聽聞呼呼風聲。

  過了一會兒,小史動了動,接著,身體再動了動,然后,艱難地慢慢爬起來,身體搖搖欲墜。

  滅花手仍是一動不動,他沒法動,他在努力凝聚自己的身體,他很想問問這個" 鬼影雙刀" ,到底是甚么人,但他不敢發聲。一發聲,體內真氣就會散了,他只感到恐懼,死亡的恐懼。

  看到小史站起了身,滅花手一陣心急,真氣突然散渙,身體里面,竟然現出無數道血痕,血痕色澤在加深,驟然間,血光暴射,軀體竟然四分五裂開來。

  原來,他早被小史的快刀,在空中肢解,只是憑著一口真氣,拼命凝聚自己的身體罷了。

  小史喘息了一會兒,慢慢拔掉身上飛刀。全賴這件半寸厚的鋼板內甲,要不然,身死的早已是他了,即使是現在,雖然靠鋼甲抵御了大部分飛刀力道,未有造成至命傷害,但仍給飛刀插得傷痕累累,血流不止。

  站直身子的小史,舉高雙手,仰天發出人間最凄厲的悲呼:" 爹!媽!看到沒有,孩兒又報一仇了! "

  他的聲音,是那樣的悲壯,那樣的高亢,彷佛要喊到天地盡頭,彷佛想喚醒父母在天之靈。

  旁邊的女奴也震撼了,沒人發出聲音,沒人敢說話,只有那呼呼風聲,為這無邊黑夜,鍍上一層凄冷愴涼。

  " 叮叮叮" 一陣鐵鏈斷開聲,可憐的女奴們,發覺身上枷鎖已經斷開,她們重獲自由了。

  ======

  小刀幚總部,奎干君,奎鎮強兩父子正與大雞和阿明在商議。阿仁沒有出席,那是由于他只是好色,并不熱衷于權力以及幚會事務,故寧愿選擇做個司機。

 ?。ú鉤?,奎干君歡喜神功七級,阿仁歡喜神功六級,強哥,大雞,阿明全達到歡喜神功五級。)

  奎干君恨恨的道:" 媽的!滅花手也給人干掉了,販賣女奴的生意,將會大受影響,你們究竟查到這鬼影雙刀,是甚么來歷沒有?"大雞與阿明面面相視,均露出苦笑,阿明嘆了口氣道:" 這鬼影雙刀,最可怕的是,行事全無規律,而且又是獨行俠,故難以預測他的攻擊時間和位置,實在很難把他捕捉。"

  大雞接口道:" 能把滅花手和他的手下,同時殺死的人,功力起碼得達到五級以上,而有這樣能力的人,其實應該是寥寥無幾,我曾經懷疑過夜魔酒吧的話事人,就是小仲少爺那個叫小言的同學,但發覺不可能會是他,因鬼影雙刀每次出現攻擊,他都不可能出現在那些地方。"

  強哥道:" 有沒有調查一下蓮奴的兒子,據說他的武功突飛猛進,在這么短的時間里面,竟然已經能夠獨自從水貨幫那里,打下一塊地盤。"大雞道:" 當鬼影雙刀第一次出現的時候,我已經把這小子,列為第一嫌疑人,進行調查。雖然查不出他武功突進的原因,但同樣原因,每次鬼影雙刀出現的地點,他都不可能出現在那些地方。而且,他的本領,主要是在出神入化的狙擊槍法上,冷兵器的搏擊能力,雖然也相當不錯,但頂多只及三級水平,根本不足以殺死滅花手。"

  奎干君插口道:" 若那個蓮奴的兒子,已成了本幚猛將,我們不適宜把他娘親,再像下等淫奴般對待,應該提升她的待遇,當作給點面子給她兒子。"大雞有點為難道:" 其實,蓮奴早已不像其他下等淫奴般,所有下人都可以隨便玩弄,小仲少爺十分喜愛這個女人,已把她當作是最寵愛的貼身侍婢般,若要再提升她的待遇,只能是把她放了??燒庋?,就顯得我們好像有點怕他了。

  而且,這樣的絕色少婦,世間難得一見,若是白白放走了,實在太過可惜。"強哥道:" 這個就由我來跟小仲商量吧,她兒子變得這樣利害,蓮奴更是絕對不能放了。我準備把她提升為我的貼身秘書,免去她整天光裸著身子的羞辱,讓她穿回體面的衣服。當然了,男人若要玩弄她,會多了一重脫衣服的麻煩,但她同樣是沒得選擇的。這樣,就等同于把她擺在身邊,隨時隨地監控著,既給了面子給她兒子,也讓她兒子有所顧慮。"

  奎干君道:" 你們說的這位蓮奴,如此有吸引力,今晚帶她過來我房間,讓我也嘗嘗她的妙處。"

  大雞笑道:" 沒問題,待開完會后,我立刻就去安排。這女人是小仲少爺同學的媽媽,那絕對是一位又年青又漂亮的柔順少婦。"" 當初被我們捉來,強迫做淫奴的時候,雖然已經斷了奶水,但又讓我們把她的人奶,硬生生給玩了出來。現在,她那兩只乳房,人奶可夠充足呢!被男人玩弄的時候,那副又白又滑的少婦身子,上身噴奶水,下體噴淫水,那情景,真是夠刺激,總之,玩過她的每一個男人,都叫爽。"阿明轉回正題道:" 大雞,你對江湖人物較為熟悉,若剛才說的那些嫌疑人,都不可能是鬼影雙刀,那江湖之上,還有那些高手,有如此利害的實力? "大雞苦笑道:" 一個五級高手,雖然已經屬于世間罕見,但江湖道上,還是有不少臥虎藏龍之輩,例如霞霄宮,就有不少這樣的高手存在。"奎干君道:" 但像霞霄宮那樣的名門大派,追求的是仙道至理,越是頂級高手,越淡薄塵世瑣事,那些人是絕對不會與我們過不去的,而這鬼影雙刀的行事作風,根本是針對小刀幚的報復,我們應重點放在,最近與那些人結怨了。"大雞嘆氣道:" 小刀幚每天與人結怨的事多了,而且,每一處堂口,就相當于一個獨立皇國,外人不能妄加干涉,平常誰去理會他們這些堂口,究竟跟誰結怨了。但綜合各種跡象,這結怨應是來自滅花手或是他的手下。"頓了頓,大雞深思著繼續道:" 滅花手曾經有五名得力手下,江湖上稱仇家五狼,但全讓人干掉了,據說,那五兄弟消失后,這鬼影雙刀就出現了,現在,連滅花手也被人干掉,這樣就更難知道,當時那五兄弟,究竟與甚么高手?結了甚么怨? "

  阿明憤憤道:" 媽的!雖然我們盡可能不去招惹江湖上的那些高手,但現在人家殺上門來,難道我們小刀幚,怕了區區一個鬼影雙刀嗎?真奈何不了他嗎?

  "

  大雞冷笑道:" 這鬼影雙刀,來無蹤,去無影,確實不容易奈何得了他,但也不是沒有辦法。我早已布置好天羅地網,同時,亦已暗中在江湖上,四處放出風聲,后天晚上,在十號走私碼頭,有我們小刀幚,儲藏多年的大批昂貴古董,準備上船偷運往E國,若這鬼影雙刀敢來,保證讓他死無全尸。"強哥笑道:" 這么好的機會打擊本幚,那鬼影雙刀怎會放過,他是肯定上鉤的,但為了保密,我們的人手集結,就定在后天黃昏。"奎干君道:" 這個鬼影雙刀,如此可惡,處處與我們小刀幫作對,這次圍捕行動,必須要做到百分之百,把他擊殺,把內門弟子兵團也調上去吧。"======

  栽花手的客廳里面,他正在調解幾名手下的紛爭。

  " 小申!你他媽的!太過份了,大家同屬小刀幚,我的人在你的場所賣白粉,你怎么把他們干掉了?" 小頭目A憤憤不平的道。

  小申若無其事道:" 他們沒問過我。"

  小頭目B恨恨的道:" 那我的手下呢?他們想預先拜會你,還特意備好禮物過去,夠給足你面子了,可你他媽的,也把他們全干掉,你這是怎么意思?"小申聳了聳肩道:" 他們說話不夠文雅客氣,我看著不順眼。"小頭目B怒道:" 我肏你媽的屄!選美嗎?順眼!我們是黑社會,就是這副模樣的。"

  小申淡淡道:" 那就別踩過來,那是我的地盤,規矩是我定,我看著誰不順眼,我就干掉誰,就算你親自過來,我若是看著不順眼,也同樣會把你干掉,不信你試試!" 語氣越說越森寒,說到最后一句,濃烈的殺氣,已彌漫開來。

  栽花手忙打完場的道:" 大家都是自己人,有甚么不滿意,放到臺面上講清楚就是了,不滿意講到滿意為止,何必動不動就打打殺殺,讓外人見笑了。"對于小申這員猛將,栽花手是又愛又恨,小申一進來,就幚他由水貨幫處打下一塊地盤,而且,地盤越擴越大,令他的收入越來越豐厚。但這小子卻全無一點人情世故,就算對著同幚兄弟,一言不合,動不動就開殺戒。

  栽花手又那里知道,小申心內,對小刀幚的仇恨,那已是永遠也解不開的,對他來說,小刀幚眾,死得越多就越好。

  小申在自己的地盤,建立完全屬于自己的勢力,凡是跟自家兄弟有紛爭的,不理對錯,統統殺掉,目的是要建立自家兄弟的凝聚力,以及建立個人威信。

  所有這些,栽花手卻誤以為,小申是屬于那種少年輕狂的心性。而小申的強大戰斗力,令他對這些缺陷變得非常容忍。

  栽花手頓了頓,繼續道:" 人家小申的實力,諸位都有目共睹,他已是一方霸主,大家到了他的地盤,遵守他的規矩是必須的,小申霸占的地盤越大,各位從他的地盤,可以獲得的收益也相應增多。從公平角度考慮,小申霸占的地盤最大,我建議各位,往后到他的場子做買賣,應該比平常的規矩,分多一成給他。

  而小申也應該收斂一下,別動不動就對自家人,打打殺殺。總之要和氣,記住,自家兄弟要和氣。"

  其他幾個小頭目,滿肚子不服氣的,正想發聲。

  栽花手看了看手表,舉手制止道:" 好了,今天這話題,到此結束,有甚么不滿意,過兩天再說,現在還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處理。"環視了一下眾人,清了清嗓門,繼續道:" 今天召集諸位到來,其實是因為本幚立刻會有重大行動,需要各位參與。幚主有令,所有三級戰斗力或以上的人員,全都必須參與本幚今晚的圍捕行動,捕殺目標,就是最近鬧得人心惶惶的鬼影雙刀,各位需要與我立刻出發,前往十號走私碼頭布伏。這次行動,除了本分堂外,其余各路分堂,與及幚主的中央直系弟子,全都會參加。"停了半晌,再掃視了一下眾人道:" 車子就在外面,我們現在就出發,需要甚么就手武器,讓車子順道到你們那里拿吧,記住,今晚別給我落面子了。"======

  樊蒼睿的醫務所里面,我從附近酒樓,點了一桌美味外賣,與他邊吃邊聊。

  旁邊電視機里,正在報道天氣預告:" 一個超級熱帶氣旋,正從海面向本市移動,天文臺預測,臺風將在今晚深夜,登陸本市,故今晚早段,將會是月明星輝,但下半夜,天文臺將改掛十號風球信號,各位市民,請做好防風準備。"我一面津津有味的,吃著一只澳洲大龍蝦,一面笑著道:" 嘿嘿!聽說今晚的十號走私碼頭,小刀幚有大行動,我準備帶落鳳幚過去湊湊熱鬧。"樊蒼睿用筷子挾了只鮑魚,送進嘴里面,一面嚼一面道:" 嗯…!鮑魚就是好味道。教主,從我收集回來的情報分析,小刀幚精英群聚,今晚,十號走私碼頭那里,兇險啊…! "

  我側頭想了想,緩緩道:" 樊叔只說十號走私碼頭,今晚兇險,卻不直接道明去得去不得,難道…,你有暗渡陳倉的打算? "樊蒼睿先咽下嘴里鮑魚,享受的贊道:" 嗯…!味道不錯。"然后,拿出一張地圖,攤開道:" 這是小刀幚的落紅地宮圖,就是教主上次與小刀幚大戰的地宮,這圖是通過我在落紅醫院的內線搞到的。"樊蒼睿端起酒杯,悠然的喝了一口,繼續道:" 落紅地宮,是小刀幚的一處命脈,里面有金庫,真正收藏了小刀幚多年存儲的一半財富,還有完善的地下軍器生產廠房,以及淫奴調教刑室。"

  再喝了一口酒,悠悠然的繼續道:" 地宮四通八達,有多個出口,所有設備,連帶金庫里面的財寶,全都可以在緊急狀況下,立刻搬走??墑?,今晚他們精英盡出,我們若過去搬,實在太爽了。"

  我拍掌大笑道:" 哈哈!這次發達了,但,這么多寶貝需要搬,我們夠人手嗎?"

  樊蒼睿道:" 我長期訓練了一支三十人的影子小組,全都是四級戰斗力的精英高手,再加上教主那三十人的落鳳幚,人手應該足夠。"我笑道:" 今晚替小刀幚搬家后,順帶把這地宮炸了,一點好處也不能留給小刀幚。"

  樊蒼睿道:" 教主剛才不是說過,要到十號走私碼頭那里湊熱鬧嗎?屬下認為,我們可兵分兩路,教主帶幾個人,到碼頭那邊看風,我帶主力部隊,突襲地宮,然后,迅速搬東西走人,順帶把它毀了。"" 若發覺小刀幚回援,教主可立刻通知我,讓我這邊做好準備,而若我的突襲出現意外,教主也能伺機從外面接應我這邊。"我拍掌大笑道:" 此計甚妙,又搬金庫,又搬設備的,這簡直是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的世紀大劫案。待消滅了小刀幚和霞霄宮后,我倆索性來一趟世界環游,每到一個國家,就到他們國家銀行的金庫里面,搬個痛快。"樊蒼睿訕訕笑道:" 老夫老了,可不想一輩子當搬運苦力??!"我倆相視一眼,然后一齊發出 "哈哈哈哈" 的大笑聲。

  待大笑過后,樊蒼睿繼續慢悠悠的道:" 教主負責放風,有一事需要切記,今晚,千萬千萬別去招惹小刀幫,否則,兇險啊…! "我有點不解的問道:" 樊叔是否說得過于凝重了,我這段時間,勤修武功,就算是打不過,也可以一跑了事,小刀幫還有誰?可以令我陷入兇險。"樊蒼睿先仰頭喝了杯酒,然后道:" 小刀幫最令人可怕的,不是幫主奎干君,而是他手握的一張皇牌,內門弟子兵團。"

  " 內門弟子兵團?" 我疑惑的重復了一遍。

  " 是??!內門弟子兵團,是一支擁有五千人的敢死殺手部隊,全達到三級以上戰斗力,全都是悍不畏死的精英高手,只聽命于虎符持有者,那是當年歡喜教,全盛時期,三大主力部隊之一。刀教主為了令奎干君迅速創立小刀幫,把這支部隊借與給他。"

  頓了頓,樊蒼睿搖頭嘆息道:" 刀教主遇伏身死前,找奎干君談話,以老夫估計,應該就是為了要回這支部隊。"

  我詫舌道:" 哇!五千名三級以上戰斗力的敢死隊,一擁而上,就算是十級高手,也要給活活堆死。"

  樊蒼睿道:" 是??!但奎干君平常不會輕易調動這支部隊,因害怕驚動霞霄宮,只不過,根據我的線報,今天晚上,他把這支部隊也拉出來了,真不知道,他們究竟想搞甚么?"

  我笑著道:" 嘿嘿!看來,我今晚真的過去看看熱鬧算了,還要離得遠遠的。

  "

  ======

  夜,明月當空,繁星滿天,此時已是凌晨一點鐘,一般人都已在睡床上,開始進入夢鄉。

  但十號走私碼頭,卻燈光通明,十多輛大型卡車,正停放在碼頭邊,等候走私船的到來。

  這個走私碼頭,遠離市區,連政府的手機綱絡,也還未修建到這一遍區域,故此,十分偏僻隱蔽。

  小刀幫由于需要利用這遍荒僻區域,作為自己走私的上下貨接應點,故早就作了完善經營,特別修建了專供自己使用的內部手機通訊網絡。

  此時,十多名貨車司機,與及隨車的十多名小刀幚打手,正聚在碼頭旁邊的一間小屋子里面,稍作休息,他們有的在聚賭,有的在看情色片,有的在聊天講笑,十分熱鬧喧囂。

  小申手持一支特制的狙擊槍,埋伏在距離碼頭一千五百米左右的一棵小樹上。

  碼頭四周,除了小申的狙擊槍外,還布置了不少其他的狙擊槍,距離碼頭四百米至五百米范圍,到處埋伏了很多小刀幚打手。

  小申之所以選擇使用狙擊槍,一方面,是為了隱藏自己真正的近身搏擊實力,以便將來有奇襲功效,另一方面,則是不想為小刀幚真正賣命。

  他很清楚,小刀幚今晚出動的實力,究竟有多強大,那是出動了所有內門弟子。

  任何人,在這樣強大的實力面前,就算是十級高手,都是必死無疑的了。雖然,敵人的敵人,可以成為自己的盟友,但,反正這人已經是死定了,自己也就懶得再沖上去湊熱鬧了。

  從殺手懷特那里,學到的暗殺本領和狙擊手本領,使小申的目標搜索,十分經驗老到。

  透過狙擊槍的遠距離瞄準器,小申突然發現了目標人物,一道黑影,正借助夜色以及各種障礙物掩護,慢慢向碼頭小心走近。

  終于看清楚對方的面目了,但,小申震驚了。" 那是小史,沒錯,那是自己的兄弟,小史。"

  " 怎么會是你呀?小史,這是一個陷阱??!" 小申的心里面,在著急的呼叫著。

  " 你怎么不早點跟我說呀,哥,你快走??!求求你,別再往前了。"小申亂了,心里不住吶喊著,他感到無奈,他為上天的不公平而悲憤。

  " 媽,孩兒不孝,不能為你報仇了,那是我的兄弟,我們發過誓言,不求同生,但求同死,我不能看著大哥,獨自去送死??!媽,求你原諒我吧!"小申的眼淚,忍不住落下來,他無聲的哭了,他才只是一個十二歲少年,家庭的變故,媽媽的不幸,現在更要看著一生珍視的兄弟,將要罹難,他已經忍受不住了,只想把這些悲傷爆發出來,不想再忍了,他要向不公平的上天,作出悲訴,作出反抗。

  小申的面色,逐漸變得平靜,他把自己的小刀幚制服脫下來,并撕了一條布條出來,然后,隨手把制服丟掉,再把自己內里的衣服,反過來穿上,最后,用撕下來的布條,把自己的面蒙上。

  所有動作,小申做得從容而穩定,做完這一切后,身形一晃,迅捷如靈猴般,在樹上緃躍如飛,向附近的狙擊手位置,悄無聲息地快速摸過去。

  ======

  狙擊手A,已從瞄準鏡中,發現了小史的身影,他的狙擊槍,已緊緊死鎖了小史的身體,只等待攻擊信號發出。

  突然,頸部劇痛傳來,一柄匕首,從他的頸后穿透咽喉,明晃晃的匕首刃尖,由他的咽喉直穿了出來,他連哼也來不及哼一聲,頭一垂,莫明其妙的,魂歸九泉了。

  小申的身形,只是閃現了一下,無聲無息地干掉這個狙擊手后,已如鬼魅般,向另一名狙擊手位置高速掩去。

  連續暗殺了十多名狙擊手后,距離他原本埋伏的位置,已足有二千多米距離。

  小申平穩地端起狙擊槍,十字鏡慢慢對準了停在碼頭上,其中一輛卡車的油箱。

  他苦笑著,喃喃自語:" 小史,你怎可以一個人去送死???忘記我們的誓言了嗎?兄弟這就過來陪你。媽,請恕孩兒不孝了,若孩兒戰死,你千萬別傷心,孩兒來生會更加孝順您,會報答您。" 然后,手指義無反顧的,扣動了扳機。

  ======

  小史正小心謹慎的,向碼頭方向摸過去,已經接近到大約三百米距離了。

  突然," 呯!" 一聲槍響,打破了這夜空寧靜。

  " 轟" 的一聲巨響,從碼頭那邊迅即爆出,緊接著," 轟!轟!轟!" 連續不斷的沖天大爆炸,整個碼頭方圓二百多米的地面,全被炸得掀翻了起來,火光烘烘,烈焰滔天。

  小史心中一驚,知道已入了對方圈套,小刀幚那些卡車,竟然滿載了C4炸藥,而且,地下方圓二百米,也預早埋下了C4炸藥。

  小刀幚顯然是不惜白白浪費二十多條生命,也務必要置自己于死地。不要說自己冒冒然直接殺進那屋子里面,就算是再高級數的武功高手,也要被炸得灰飛煙滅。

  小史不覺額上沁出冷汗,同時,他也立刻知道,有人在暗中救了自己一命。

  爆炸聲剛落,四周已是殺聲震天,無數小刀幚殺手,已向他沖殺過來,這還不止,十多顆狙擊槍子彈,已向他發出追魂呼嘯。

  身體經過基因改造,小史的身手,迅疾奇快,電光火石間,身形一晃,已避過那些子彈。

  他快速掃視一下環境,四面八方,全都是小刀幚殺手的黑影,小史一把抽出兩把開山刀,旋風般向第一聲槍響位置卷去。

  ======

  小申在扣動完扳機后,一蹤身,已迅速躍到十多米外的另一棵樹上,他的身體同樣經過基因改造,故身手快如奔雷疾電。

  身體在那樹上一穩下來,他已立刻憑著記憶,點射其他狙擊手位置。

  小申必須先解決掉那些狙擊手,并不是怕他們的狙擊槍,一個五級實力的高手,那么遠的狙擊槍子彈,根本不可能被射中。

  但狙擊手已經成了小刀幚殺手的遠距離眼睛,不先干掉他們,他和小史的逃跑位置,將會被敵人了解得一清二楚,故此,必須盡快打掉敵人的長距離眼睛。

  小申見識過小刀幚真正高手的實力,而且,他也非常清楚,小刀幚今晚高手盡出的可怕,但,他已沒有選擇,只有硬拼到底,絕不能看著自己兄弟獨自去送死。

  ======

  面對四面八方,潮水般洶涌而至的小刀幚殺手,小史已不能退縮,他也不想再躲避,身形如流星趕月般,向小申方向直沖。

  " 嗤嗤" 聲,漫天飛刀,帶著追魂奪魄的怪嘯,驟然間,向他鋪天蓋地般傾瀉而至。

  小史一面繼續沖鋒,同時,雙刀滾滾翻飛,舞出一股旋風,護著身體各個部位," 叮!叮!叮!叮!" 無數飛刀被他掃落,同樣,也有無數飛刀,插進了他的身體里面。

  那些全是三級以上的高手,放出來的飛刀,互相迭加出來的攻擊力,已遠遠超越了五級。穿透力已不是半吋厚的鋼甲抵擋得了,雖然仍未至命,但轉瞬間,已令小史傷痕累累,渾身浴血。

  小史咬緊牙關,怒目圓瞪,他已明白,今晚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,那是他不可能戰勝的敵人,但他無懼,身體血流如注,但他一無所覺。父母血仇的悲痛,已蓋過任何肉體傷痛,誓報血仇的決心,使他一往無前地沖鋒。

  沖至離敵人約十米距離了,他狂吼一聲," 嗥…!" 身形ㄧ躍沖天,半空中,如一條九天騰躍的怒龍,向小刀幚人群凌空飛撲。

  " 轟…! "氣勢磅礡的凌空下擊,令大地也彷佛震撼,幾名首當其沖的小刀幚殺手,被這從天而降的怒龍,一下子殺得血肉橫飛。

  雙腳一觸地面,小史身形急旋,雙刀疾舞,如平地卷起的龍卷風暴,向小申方向繼續狂掃過去。

  ======

  小刀幚今晚來的,全是三級以上的超級高手,個個戰斗經驗豐富,而且,同樣是身經百戰,悍不畏死的勇武之徒,雖然個體戰斗力,比不上五級戰力的小史,但卻毫不畏縮,向小史發動一浪緊接一浪的勇悍沖擊。

  前面的人,被敵人殺得肢離破碎,倒下了,后面的人,踩著鮮血,踏著碎肉,怒吼著,雙刀飛舞,狀如瘋虎般,一頭撲進對手的死神旋風里面。

  小刀幚殺手的飛刀,遠可飛射,近則貼身搶攻,招招奇險,著著拼命,霎時間,小史也是血花四射,身上的傷口,更多更重了。

  雙方已經殺紅了眼,戰場上,翻翻滾滾的刀影,寒光耀眼,殺意彌空。沒有任何人退縮,只有鮮血在狂飆,碎肉在飛濺,沒有任何哀號聲,只有野獸般的咆哮怒叫聲。

  ======

  面對洶涌如潮的人浪沖擊,小史的前進速度減慢了,他已算不清有多少高手,成了他的刀下亡魂,更不清楚自己身上,已添加了多少傷痕,他的心里面,只有一個字," 殺" ,把一切阻礙前進的人殺光。

  小史的身形,在人海中盤旋,在一雙雙瞪著玉石俱焚的兇狠目光中飛轉,彷如怒海中的旋渦,傷口的鮮血,四散飛射,心中的仇恨,卻越燒越旺,但他的體力,也在快速消逝,呼吸變得越來越粗重了。

  面對這樣的兇悍敵人,他知道自己今晚將要戰死,他心里在吶喊著: "爹,媽,孩兒要來見你們了,我們又可以一家團聚了,讓孩兒多殺幾個小刀幚的人??!

  " 他咬緊了牙關,誓要拼盡最后一口氣,流盡最后一滴血。

  ======

  憑借著高超的暗殺技巧與及狙擊技巧,小申已經射殺掉所有已知位置的狙擊手,他先把狙擊槍收藏好,然后身形一晃,身體在暗影中,向小刀幚的殺手人海沖過去。

  小申非常清楚這些三四級高手的戰斗實力,雖然個體戰斗力稍弱,但迭加出來的群戰攻擊力,卻可以超越五級。與他們纏斗,那絕對是十死無生的惡夢,他不知道小史還能支撐多久,只希望他還能堅持得住。

  小申的身形,如陰間出來的索命幽靈,在陰暗中,悄無聲息的,從小刀幚殺手背后掠過,每一個被他擦身而過的殺手,腦后必定是血泉涌噴,莫明其妙地成了閻羅王的子民。

  但越往里面殺,人海越密集,小申的隱匿暗殺術,已經起不到作用了,無數殺手,已發覺他也是敵人,已向他圍聚,發起群攻。

  小申不再刻意隱藏自己的身形了,他要與時間競賽,他心里面知道,小史肯定撐不了多久,被這樣數量龐大的高手圍攻,沒人可以支持得久。

  他手中一雙匕首,開始使得大開大闔,舞出一圈又一圈的奪命光環,在小刀幚的殺手怒潮中,彷如銀龍翻滾,向著小史的方向,加快速度,沖殺過去。

  他心里面知道,必須盡快會合小史,然后,合二人之力,盡快沖出重圍,因小刀幚真正的高手,仍未出擊,若待他們殺過來,那就真的回天貶術了。

  小申的雙匕首攻擊,與小刀幚殺手的雙匕首攻擊,同樣是貼身搏險,以奇制奇,以快斗快。

  小申是五級戰力,同時又是奇兵突擊的生力軍,而小刀幚殺手,則是匆忙間對他組織進攻,以有備而攻無備,霎時間,被他硬生生沖出了一條血路。

  小刀幚殺手,對他勇悍沖殺,瘋狂合圍,但小申卻比他們更剽悍,更兇狠,所過之處,小刀幚殺手均咽喉噴出腥濃血箭,濃濃的血腥氣味,與及觸目驚心的漫天血箭,彷佛為死神排出了一條迎送大道。

  小申一面雙匕首盤旋狂舞,一面如流星趕月般,向小史靠攏過去,雙方距離越來越接近了。

  ======

  戰場附近的一處小山包上,奎干君,強哥,大雞,阿明與及阿仁,五人正遠距離觀察著整個碼頭狀況。

  當大爆炸發生時,奎干君鐵青著臉,手指著小申開槍的位置,問道:" 那是誰的埋伏區,怎會讓奸細混進來的?"

  大雞道:" 那是辱花手的埋伏范圍,他負責白粉生意,明天我會找他問責。

  "

  強哥嘆息道:" 真他媽的可惜,還差那么一點點,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,干掉那個鬼影雙刀,這一下,全給那一槍搞砸了。"當小申現出身形,向小史方向硬沖時,奎干君鄒眉道:" 不是說,鬼影雙刀只有一個人嗎?怎么現在又多一個了?"

  大雞苦笑道:" 我也是現在才知道,鬼影雙刀原來還有同黨。"阿明不屑道:" 哼!有同黨也沒用,他們不可能沖出我手下的圍攻。"奎干君眼現兇光道:" 玩夠了,該我們出手了,以免損失太多內門弟子。"正準備帶頭沖過去,手機突然響起,奎干君看了看來電號碼,按下接聽鍵。

  他越聽臉色越難看,最后,惡狠狠的道:" 你無論如何,給我頂住,我這就派人過去接應你。"

  收了線后,奎干君先是沉思了一會兒,然后緩緩道:" 有人趁火打劫,襲擊我們的落紅地宮。"

  眾人臉色一變,強哥急道:" 甚么?誰吃了豹子膽?竟敢打我們落紅地宮的主意。"

  奎干君道:" 現在還不清楚,究竟是那一方勢力?與我們過不去,阿仁! "阿仁點頭應道:" 幚主,請吩咐。"

  奎干君道:" 落紅地宮,事關重大,不容有失,你是跟著我,從歡喜教過來的老臣子,也是本幚武功僅次于我的元老之一,這一趟,只有你親自出馬,我才覺得安心。"

  阿仁道:" 是,幚主,我這就過去。"

  奎干君道:" 帶上我的近身侍衛,坐直升飛機過去吧。這二十名近身侍衛,全是四級戰力,而且,是內門弟子中,最頂尖的搏擊精英,阿仁,你帶他們過去,給我狠狠痛宰那班入侵者,看以后還有誰,敢惹我們小刀幚。"阿仁道:" 是!"

  ======

  落紅地宮那邊,樊蒼睿正率領14名影子隊員,從入口A突然殺入去。

  落紅地宮共有四處出入口,他預先把大A率領的落鳳幚隊員,以及另外16名影子隊員,安排好在另外三處入口外,伏擊逃跑的小刀幚人員。

  這是一場不留活口,屠殺式突襲,樊蒼睿不想留下任何蛛絲馬跡,讓小刀幚追查到自己。雙方實力對比,仍相差太遠,他可不希望現階段就與小刀幚正面硬抗,以免惹來霞霄宮的追殺。

  樊蒼睿鬼魅般的身法,一馬當先,從入口A闖進去,10名影子隊員在后面緊隨而至,別外4人,則留下來守住入口,務求沒有任何生離者。

  八級歡喜神功的恐怖戰斗力,簡直如虎入羊群,小刀幚打手根本無人可擋他一招半式,全是一個照面,連哼也來不及哼一聲,就被他滅了。

  由于早就已經有了詳細的地圖指引,樊蒼睿在迷宮一樣的地道里面,行進速度極快,超強的武功,使他如入無人之境,直撲地宮中央控制室。

  中央控制室里面的小刀幚值班人員,一發覺A入口有人闖入,已經立刻啟動地宮的陷阱機關防護系統,同時,立刻電話通知幚主奎干君。

  可是,那些小刀幚值班人員,又那會想象得到,樊蒼睿的武功有多可怕。地宮的陷阱機關,對付一般高手,還可以湊效,但是,像樊蒼睿那樣的八級高手,而且,已經完全掌握了迷宮秘密,那些陷阱機關,簡直就如小兒玩物般,絲毫無阻他的前進速度。

  當小刀幚值班人員,向奎干君匯報完畢,才剛放下電話不久,樊蒼睿已如鬼魅般殺了進來。兩把手術刀,寒光閃爍,滾滾刀浪,已籠罩了整個中央控制室。

  當刀影寒光消失后,整個控制室內,已是血跡斑斑,到處是人肉碎塊。

  樊蒼睿迅速按下一些按鈕,停止了地宮的陷阱機關,此時,原本跟隨他的十名影子隊員,才走了十分之一路程。

  樊蒼??醋諾毓囁氐縭?,對各個入口的埋伏人員,下達了總攻擊命令。同時,指引攻進來的影子隊員,在地宮里面,到處獵殺余下來的小刀幚人員。大A則指揮落鳳幚隊員,開始劫掠搬運各種可以搬得走的物資。

  ======

  當阿仁率領侍衛精英,趕至落紅地宮,已經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,地宮里面的物資,早就被落鳳幚隊員與及影子隊員搬得一乾二凈。

  地宮里面,影子隊員正在安置炸藥,而樊蒼睿則在中央控制室監視一切。當監察屏上,出現阿仁的影像,樊蒼睿的眼睛,瞇了起來,一絲兇光,從瞇縫里面閃出來,口中喃喃自語道:" 是你?嘿嘿,也好,今天就讓我先清理部分門戶,把你這叛徒滅了。"

  阿仁與他的精英殺手,由地宮A入口殺入,沿途墻壁,血跡斑斑,地上更是觸目驚心,肢離破碎的尸體殘骸,遍布一地,地宮濃濃充斥著血腥氣味,在在告訴著他們,這里曾經發生過的戰斗,有多慘烈,入侵者有多兇殘可怖。

  阿仁踏著濕漉漉的血水,小心亦亦地前進,越往里進,心底的寒意越濃,他隱隱感到,彷佛有一只可怕的地獄兇獸,正在竊視著他,心里沒來由生出一種危險恐懼,這是多年以來,經歷過無數腥風血雨的戰斗,也從未有過的感覺。

  地宮靜悄悄的,只有自己的腳步聲,心里的不安感,越來越重,當轉過一個彎位,一陣陰風吹過,阿仁突然有種毛骨聳然的感覺,他急忙轉身掃視了一下,心直沉了下去。

  " 人呢?" 本應跟在身后的精英侍衛,全消失了,地宮死一般靜寂,彷佛只有自己一個人。

  竟然有人在他身邊,不聲不響的,全干掉了那些精英侍衛,而自己卻一無所覺,來人武功之高,絕對是自己生平未遇過的超級高手。

  阿仁不再往里面走了,全身神經繃得緊緊的,沉聲道:" 何方高人,可否現身一敘? "

  " 嘿嘿嘿嘿嘿!狂妄叛徒,見到本使,還不下跪受死!" 樊蒼睿的身形,從暗影處走了出來,冷冷的看著阿仁,彷佛在看著一個死人。

  阿仁震驚了,嘴唇打顫:" 樊…樊右使大人?" 他的手腳在發抖,這兇殘的大魔頭,絕對不是他可以獨自對抗的了。

  阿仁身形急旋,漫天飛刀,以千手如來的暗器手法,急瀉過去,身體也毫不停留,向地宮A出口狂奔。

  " 嘿嘿嘿嘿嘿!" 陰惻惻的笑聲,不住回響,阿仁彷佛置身陰曹地府,一陣寒風掠過身邊,眼前驀地寒光大作,彷如一張陰森森的地獄光綱,向他鋪蓋下來。

  光綱無堅不摧,無孔不進,根本不是阿仁所能抵擋。光綱觸體處,劇痛鉆心,眼前到處飛濺著血光肉碎,阿仁忍不住發出慘叫:" 啊…!" 慘烈的叫聲,久久回蕩在地宮深處。

  不一會兒,陰森森的寒光消失了,阿仁整個人也消失了,地宮中,只有樊蒼睿的身形,雙手兩把閃爍著金屬兇光的手術刀,仍滴落著腥濃血水,彷如地獄里面的惡魔。

  " 嘿嘿!玩飛刀,你沒去問問奎干君那老小子,當初是誰教他的飛刀術嗎?

  班門弄斧!" 樊蒼睿不屑地喃喃自語著,他竟把阿仁活生生肢解了。

  " 唔…!有點不對勁,小刀幚回援,教主那邊怎會沒有通知?莫不是小言有甚么變故發生了?不行,得趕過去看看是甚么一回事," 樊蒼睿鄒眉沉吟著。

  他猛地揚起頭來,邊跑邊內功傳音道:" 大A,你負責帶隊,立刻把東西送回我們的據點,茍爛,你負責爆破,把這地宮炸了,然后匯合大A,我必須趕往十號走私碼頭一趟。" (" 茍爛" 是影子小組的小頭目。)======

  回頭再說,十號走私碼頭的戰斗。

  小史雙刀盤旋狂舞,在望不到盡頭的小刀幚殺手浪潮中,艱難地挺進著,他已經快到油盡燈枯了,心里在呼喚著:" 爹,媽,孩兒盡力了,孩兒要來了,我們一家人,又可以團聚了。"

  從爆炸響起,直到現在,才經歷了短短的五分鐘,但小刀幚殺手,那種只求殺敵,放棄自身防護,悍不畏死的攻擊,不但令他傷痕累累,更令他體力大量消耗,這短短的五分鐘,對他來說,彷佛已過了幾個世紀。

  這時,一名小刀幚殺手,和身旋進他懷中,貼身剎那, "嚓嚓嚓" ,匕首如急風暴雨般,在他身上狂插,幸好有半吋厚的鋼甲護身,傷口并不算深,但小史傷疲的身體,立刻添多了幾個血孔。

  小史提膝猛撞,把對手踢飛,緊接著,雙刀一圈。那殺手身形,在被撞飛剎那,刀風劃過他倘在空中的身體,頸項立刻噴出一股血箭,頭顱在半空翻滾。

  這邊廂,剛干掉一名殺手,那邊廂,半空中一道身影,頭下腳上,在小史滾滾刀綱的上方,凌空殺落,直取他的頭部弱點。

  而小史此時,只是咬牙堅持著盤舞雙刀,根本無暇兼顧上方攻擊,心里無奈43

  暗嘆: "媽媽,我來了。"

  電光火石間,前方黑壓壓的殺手群中,突然,一道身影,也是凌空躍起,急若流星趕月,以更快速度,飛掠而至。

  小史頭上,剎那間,爆出一片冷森森的奪魄寒光,在黑夜中,更是耀眼奪目,同時,殘肢血雨灑落一地。

  一把熟識的聲音,在他耳邊響起道:" 大哥,堅持下去,隨我來。"小史眼眶一熱,他的心震撼了," 小申!沒錯!他是我的好兄弟,小申,他這是來陪我送死??!"

  小史抖擻精神,鼓足余勇,雙刀再度舞出一股殺氣騰騰的龍卷風暴。

  小史狂叫道:" 兄弟,別管我,你快點先走,別陪我送死啊。"小申一雙匕首,矯若游龍,如兩條翻江倒海的銀龍,在殺手人浪中,一馬當先,向外沖殺出去。黑夜中,一朵朵來自死神的奪命刀花,帶著漫天血雨在飄舞。

  小申邊殺邊喝道:" 大哥,別氣餒,做兄弟,有今生,沒來世,我們曾經發過誓言,要死一塊死。"

  小史不再說話了,任何話語,都變得多余的了,熱淚已忍不住,滾滾落下來。

  他本已絕望,本想著了此殘生算了,此刻,戰意重燃,咬牙苦撐住傷疲發痛的身體,在小申背后,舞出一圈圈死亡刀影,拼死護著他的背門,心中只有一個信念,絕不能拖累兄弟。

  此時,奎干君已經安排好落紅地宮的回援,正率領強哥,大雞以及阿明,身形如追風逐電般,向戰場趕去。

  奎干君心里狂怒,誓要把那兩個敢搣虎須的狂妄家伙,千刀萬剮。

  【完】